毛泽东诗词全集: 西江月·井冈山1928秋

  〔众志成城〕《国语·周语下》:“故谚曰:众心成城”。意思是说万众一心,就坚如城堡。

  五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发布《军事工作大纲》,规定“在割据区域所建立之军队,可正式定名为红军,取消以前工农革命军的名义”。(22)以后,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改名为中国红军第四军,简称红四军。

而说到新四军,又要说到了第四军的番号,叶挺整编南方红军游击队时,就专门向军政部提出,希望还能沿用北伐时“铁军”第四军的番号,但此时第四军的番号还在被粤军所使用,所以只能给了新编第四军的番号。

  〔旌旗在望〕指山下的部分红军和井冈山一带的赤卫队、暴动队等地方武装。这里用“旌旗”是为了增加诗的鲜明的形象感。作者说,其实没有飘扬的旗子,都是卷起的。

  (46)朱德在井冈山武装斗争中发挥的作用是极为重要的。

而红军的名号出现的更晚,要到1927年12月的广州起义时,才第一次明确提出来,但是由于起义仅仅数天就失败了,只来得及成立了工农红军总指挥部,由叶挺、叶剑英任正副总指挥,没有成立具体的下级建制。

  【题解】

  朱德在会上动员部队长途奔袭永新,端掉杨如轩的指挥部。他说:“打他的心脏,打他的指挥机关,打他的脑袋瓜子,一个铁掌把他的脑壳打碎,他们就完了。我们今天走几十里路,明晚奔袭永新城。如果你们同意,就准备爬城头,准备楼梯。”(32)那时红军攻城没有炮,炸药也不多,只能搭着云梯爬城墙。

4月,由于国民党调集重兵围攻湘南暴动部队,因此朱德、陈毅只得率部退出湘南,前往井冈山与毛泽东部会合。

  〔鼓角〕战鼓和号角。古代军队用鼓角发号施令,指挥队伍行动。这里指红军的军号等声音。

  第二十八团到达黄坳时,二十九团已经告捷。王尔琢随即率领第二十八团继续前进,当天下午抵达遂川五斗江,准备迎战从拿山方向开来的对方第八十一团主力两个营。当时,正在第二十八团的粟裕回忆说:“当时我们从黄坳出发,向遂川运动,刚一接触,敌人就逃跑了。这时朱德同志和我们在一起,他一面领着我们跑,一面不停地督促:‘快追!快追!’我们一口气追了三十五公里”。“这种追击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追击,而是为了达到歼灭敌人的一种战术。”(29)第二天,国民党军第八十一团在团长周体仁带领下,从拿山扑到五斗江。

图片 1

  【注释】

  龙源口大捷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迅速扩大到宁冈、永新、莲花三县全境,吉安、安福各一小部分,遂川的北部,酃县的东南部。红色割据区域的面积达七千二百多平方公里,共有五十多万人口。

随后一路转战到江西安远县天心圩时,只剩下800人,主要来自七十三团、七十四团和三师六团三支部队,其中七十三团就是北伐时期的第四军独立团,前身就是共产党直接掌握的第一支武装——大元帅府铁甲车队。七十四团则是由独立团抽调部分干部和伤愈归队人员组成,等于是独立团的分支。

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新七溪岭,是永新经龙源口通往宁冈的要道,山高路险,林木丛生,又修有相当的工事。第二十九团在团长胡少海带领下,遵照朱德的命令,首先抢占新七溪岭的制高点望月亭一带,赣军在李文彬指挥下,也向制高点冲来。

但由于起义开始后第四团突然叛变,反过来袭击第一团,使战斗力最强的第一团猝不及防遭到严重损失,第二、三团因为缺乏经验,在初期胜利之后遭敌反扑损失很大,毛泽东和卢德铭收拢残部,撤到江西永新三湾,毛泽东在这里对部队进行了整编,这就是人民军队建军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三湾整编,将部队缩编为1个团,下辖7个连。特别是在各级单位成立了党组织,确立了“支部建在连上”的建军原则,营团成立党委,班排设立党小组,由此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一九二八年八月,湖南省委特派员杜修经命令红二十八团和二十九团下井冈山开赴湘南。赣军乘虚进攻井冈山。八月三十日,四个团的敌军攻打黄洋界。当时山上只有红三十一团一营的两个连。打到下午,红军子弹所剩无几,靠石块御敌。在此关键时刻,红军扛来一门坏的迫击炮和仅有的三发炮弹。前二发都是哑炮,第三发不但响了,而且恰巧落在敌军指挥部,上山之敌慌忙撤退。红军在哨口守了一夜,第二天发现山下空无人影,原来敌军以为红军主力二十八团(只有南昌起义的正规军改编的二十八团有炮)已经回到井冈山,因此连夜撤走了。

  这时,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已按湘南特委的要求,进入湘南地区。

直到广州起义才第一次打出了红军的旗号

  〔井冈山〕位于江西、湖南两省边界的罗霄山脉中段,在江西省宁冈、遂川、永新和湖南省酃(líng灵)县四县交界的众山丛中,周围有五百多里。一九二七年十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进军井冈山,在这里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一九二八年四月,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保存下来的部队和湘南农军转移到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同毛泽东领导的部队胜利会师。随后,两支军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不久又根据中共中央指示改称红军第四军。(第四军的番号系沿用北伐战争中声威昭著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的番号,这是因为该军所部叶挺率领的独立团中共产党员很多,政治素质优异,战绩辉煌,纪律严明,所到之处,坚决支持工农群众的革命斗争,备受人民爱护。)一九二八年八月三十日,湖南、江西两省敌军各一部,乘红四军主力还在赣西南欲归未归之际,向井冈山进犯。红军不足一营,凭借黄洋界(在井冈山西北部,是进入井冈山五个主要隘口之一)天险奋勇抵抗,激战一天,击退敌军,胜利地保卫了这个革命根据地。这首词是毛泽东在黄洋界保卫战胜利后所作。

  当年在第二十八团任党代表的何长工说:“朱德同志出色地领导这次奔袭草市坳、二占永新城的胜利战斗,是有远见,有预见的。”“特别是二占永新的胜利,表现了朱德同志非凡的指挥才能。”(33)四十年后,杨如轩回忆起这一段往事时,曾说:“我奉蒋介石命,向井冈山进攻,把指挥部设在永新。当时,毛主席指挥工农红军守在龙源口,我攻了几天都攻不下,万万没有想到,朱委员长率另一支部队以一天一夜走一百八十里的速度,从宁冈、莲花绕道而来,给我一个措手不及。刚刚得报永新西乡有警,接着,我的指挥部后方就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在仓皇撤退中,我只好跳城墙逃命,弄得狼狈不堪。”(34)五月二十日,在井冈山麓的茅坪召开湘赣边界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出席大会的有永新、宁冈、遂川、茶陵、酃县、莲花等县和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党组织的代表六十多人。其中有毛泽东、朱德、陈毅、谭震林、陈正人、宛希先等人。毛泽东在会上作了重要报告,回答了一些人提出的“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问题。大会选举产生中共湘赣边界特委,毛泽东为书记。第四军军委书记改由陈毅担任。边界“一大”后,在宁冈茅坪仓边村成立了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袁文才任主席。

红四军主要就是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余部和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余部组成,所以也被习惯地称为“朱毛红军”,并逐渐成中央红军。可以说是当时**武装力量中的强强组合。

  〔岿(kuī亏)然〕形容高踞屹立。

  正在郴州的陈毅接到朱德关于向井冈山转移的通知后,立刻组织湘南各县的党政机关向东撤退。四月二日,宜章的工农革命军第三师三千多人到达郴州,与郴州的工农革命军第七师四千多人会合。陈毅率领湘南特委机关、各县县委机关和部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的主力以及宜章的第三师、郴州的第七师共四千余人,经鲤鱼江木根桥,在四月八日到达资兴县城。在这里,意外地同从井冈山下来的由何长工、袁文才、王佐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二团会合。不久,黄克诚带着永兴的八百农军也赶到资兴的彭公庙。

11月,朱德先后收容了秋收起义两支失散部队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第三营和第二师第一团,分别改称四十七师一四一团和特务营。

  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会后,毛泽东带着第三十一团从茅坪出发,进入酃县的沔渡、十都;朱德、陈毅率领第二十八团和二十九团,由茅坪的西南方向进入酃县的十都同第三十一团会合,击溃吴尚的一个团,迅速占领酃县县城。杨池生、杨如轩得知红军主力占领酃县的消息,以为有机可乘,立刻发动向井冈山根据地的进攻。杨如轩作为前线总指挥,带着第二十六师的两个团和第九师的一个团,向新老七溪岭进犯。杨他生带着第九师的另外两个团守在永新城里。杨如轩在白口设立前线指挥部,亲率他那两个团向老七溪岭进犯,杨池生部一个团向新七溪岭扑去。

直到1927年9月的秋收起义,才不再采用国民党左派的名义,直接打出了共产党领导的鲜明旗帜,参加起义的武装统一整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卢德铭任总指挥,余洒度任师长,下辖四个团,第一团在原来武汉政府警卫团基础上扩编,团长钟文璋;第二团安源工人纠察队和萍乡、醴陵、安福、莲花农民自卫队组成,团长王新亚;第三团由浏阳工农义勇队和平江农民自卫队组成,团长苏先骏;第四团则是收编的原来黔军旧部,团长邱国轩。

  这个团原来是宜章农军,武器装备很差,只有少数枪枝,多数战士还使用着大刀、梭标,也缺乏战斗经验,但在胡少海的指挥下,发扬勇敢作战的精神,激战两小时,一举击溃这个营,缴枪四五十支。第二十九团首战告捷,挫败了国民党军队的锐气。

三湾整编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人民专政靠兵权。(25)

图片 2

  龙源口战斗,是井冈山时期最大的一次战斗,规模之大,歼敌之多,影响之深,前所未有。红军乘胜第三次占领了永新城,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军队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第四次“进剿”。杨克敏一九二九年在《关于湘赣边苏区情况的综合报告》中写道:“去年至五月战争大略情形,其间大小战争凡经过十余次,平均每五天要打一次,总是我方占优势。作战的时候,常是我们的人多,敌人较弱,乘势歼灭之。六月二十三日在龙源口(永新境内,由宁冈人永新的道路)一战,赣敌共三团,杨如轩指挥之,我军亦三团与敌战一日之久。敌为二十五、六团江西军队之最狠的部队,战斗力最强,都系老兵,技术熟练。这次战争敌我兵力相当,为江西所未经过的大战。其间进退周旋,经过许久的肉搏,因为我们占得地形的优越,敌仰我俯,居高临下,幸幸(悻悻)一鼓败之。其间战机的危险非常严重,不为敌人所败者几希。”

在这两个团都有党总支部,营有党支部,连有党小组,虽然没有像三湾整编那样明确规定支部建在连上,但同样具有健全的党组织。而六团的200人中党员更是占了相当部分,是**力量最集中的部队。因此,此时剩下的800人就是南昌起义部队的精华,也是历经大浪淘沙保存下来的火种。在这800人中就有1955年开国将帅中的3位元帅、1位大将、6位上将!如果这三支部队中党的力量没有这么坚强,很可能在残酷的斗争也和其他部队一样溃散了。

  工农革命军出击高陇的行动,果然迷惑了对方。杨如轩误以为工农革命军主力已西去湖南,根据地内兵力空虚,便放胆地向根据地腹地进犯。毛泽东那时在宁冈,当赣军主力离开水新城后立刻写信给朱德、陈毅,要他们率领部队迅速折回,东袭水新,迫使已进到龙源口的两团赣军返回,打破他们企图进占宁冈的计划。朱德、陈毅接到毛泽东来信后,召开营以上干部会议。

江西安远县天心圩,南昌起义保存下来的精华在此整编

  (41)边界群众在龙源口大捷后流传着一首歌谣:“不费红军三分力,打败江西两只羊”。(42)当年曾多次进犯井冈山的杨如轩,在五十年后回忆起这次惨败时,在一首诗中写道:“三十余年一梦空,永新附逆妄交锋。那堪旗鼓未成列,已报弹花满市中。飞将白天突兀扑,两杨无计把身容。一团劲旅平中国,豪语铭心服总戎。”(43)他在这里所说的“豪语”是指一九二七年朱德率南昌起义军余部转战赣南时,曾写信给他说:“训练一团人,打败蒋介石。”这个预言已变成了现实。

位于江西宁冈的红四军建军广场

  五月二日,毛泽东以第四军军委书记的名义,写报告给江西省委和中共中央,概括地介绍了两军会师和部队合编的情况说:“前湘特决定朱毛两部合编为第四军,指定朱任军长,毛任党代表,朱部编为第十师,毛部编为第十一师,湘南各县农军编入两师中。朱兼十师师长,宛希先任党代表;毛兼十一师师长(本任周(张)子清,因他受伤毛兼代),何挺颖任党代表;另一教导大队,陈毅任大队长,机关炮略备。以朱师二十八团、毛师三十一团为较有战斗力”。(18)“五四”运动纪念日,在砻市隆重召开军民联欢会,庆祝两军会师和成立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会场就设在龙江西岸的河滩上,用几十只禾桶和门板搭起的主席台,上面用竹竿和席子搭起一个凉篷。会场中央整齐地坐着部队,四周是来自宁冈等地的群众。当毛泽东、朱德、陈毅、王尔琢和党政军各方面的代表登上主席台,陈毅宣布庆祝大会开始时,几十名司号员奏起军乐,鞭炮齐鸣。陈毅首先宣布了四军军委决定,两军会合后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军长朱德,党代表毛泽东,参谋长王尔琢。

第二十军是贺龙的部队,原来只有第一、第二师,在南下途中才新成立了第三师,特别要强调的就是第三师第六团是北上来参加南昌起义的广东北江农军和武昌农政训练大队合编而成,所以第六团里共产党员人数较多,几乎达到了四分之一,营连干部**产党员更是占了一半。其中一营营长就是陈赓,二营指导员则是后来在中央苏区和毛泽东朱德并称红军三巨头的龚楚。所以在南下主力部队失利后,六团并没有溃散,而是辗转和朱德率领的部队会合。

  在这个时期粉碎国民党军队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三次“进剿”的过程中,毛泽东、朱德把红军的作战经验概括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诀,成为指导红军游击战术的基本原则。

图片 3

  接着,朱德、陈毅带领直属部队从沔渡经睦村到达井冈山下的宁冈砻市,分别住在附近的几个小村子里。四月下旬,(16)毛泽东率领部队从湘南的桂东、汝城返回砻市,立刻到龙江书院去见朱德。这时,朱德四十二岁,毛泽东三十四岁,开始了他们长时期亲密合作的生涯。当时在场的何长工回忆道:“毛泽东和朱德同志的会见地点是在宁冈砻市的龙江书院。毛泽东同志一到砻市,得知朱德、陈毅住在龙江书院,顾不上一路征尘,立即带领干部向龙江书院走去。朱德同志听说毛泽东同志来了,赶忙与陈毅、王尔琢同志等主要领导干部出门迎接。我们远远看见他们,就报告毛泽东同志说:‘站在前面的那位,就是朱德同志,左边是陈毅同志,朱德同志身后的那位是王尔琢同志。’毛泽东同志点点头,微笑着向他们招手。

第一支红军为什么不叫第一军

  杨至诚回忆说:“知道毛泽东同志率领秋收起义的部队在井冈山建立了革命根据地。这更增加了我们的勇气和信心。部队中湖南人很多,大家都知道毛泽东同志是大革命时期农民运动的领袖,他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很多同志都读过,影响很大。于是,‘到井冈山去找毛泽东同志’便成了我们每个人的希望。”⑨当时,朱德详细询问了井冈山的情况。一九二七年十二月,何长工从井冈山下山,同湖南省委,湘南特委联系,寻找南昌起义余部。在广东韶关的犁铺头找到朱德后,“朱德同志详细了解了井冈山区的地形、群众、物产等情况后,十分满意,怀着羡慕和赞赏之情说,‘我们跑来跑去就是要找一个落脚的地方。我们已经派毛泽罩同志去找毛润之了,如果不发生意外,估计已经到了’。”⑩这对朱德以后决定率领部队上井冈山,实现两军会师,无疑产生了重要影响。

12月,朱德接到广东省委指示,率部南下支援广州起义,结果因为广州起义很快失败,只是在韶关收容了广州起义部队残部200余人。

  而赣军的大部队赶到,居高临下,正向第二十八团压来。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王尔琢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由第三营营长萧劲,从部队中抽调班、排长和共产党员组成“敢死队”,趁敌人中午休息时发起攻击,经过几次猛扑,占领了制高点,夺下百步墩。“萧劲同志战死,获得首先胜利。”(40)接着猛打猛冲,不给对方有喘息的机会,一直把这支赣军压到龙源口一带。

后来朱德在接受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的采访时就谈到:“所以用第四军,就是为了要保持北伐时第四军‘铁军’的大名,这是大革命时期我们革命的堡垒。”北伐时期的第四军是**影响力最大的部队,在各级干部中有很多是**党员,特别是叶挺任团长的第四军更是完全由**掌握的武装,正因为如此,第四军在北伐中建立了赫赫功绩,被誉为“铁军”。在当时很多人都把第四军和**视为一体。

  占领永新后,第二十八团和二十九团召开大会,朱德、陈毅、宛希先等在会上讲话。“朱德同志说,现在我们从湘南到江西来了,两天前在黄坳打了胜仗,前天到五斗江又打了胜仗,我们要在江西打出一个局面来。接着他讲,要加强纪律性,革命军队要爱护工人、农民,不要损害他们的利益,军队要服从纪律,要守纪律,服从命令。他还批评了一些不守纪律的现象,说革命没有纪律是不会成功的,有一种人以为自己会打仗,就骄傲起来,以为了不起,我们用不着这种英雄豪杰,朱德同志还讲到打五斗江的事,他说,五斗江战斗时,敌人八十一团走了一夜,包围五斗江时是比较疲劳的。第二天他们袭击我们,二十八团就地反击,打得很好,缴了几百支枪。但是有个缺点,就是没有追击,因为敌人一晚没有睡觉,他们爬山来包围我们,又没有吃饭,下着雨,路又滑,而我们的队伍睡了觉,如果打垮他们后一直追下去,追他个六十里,追到拿山,就可以把他们消灭。朱德同志的这个批评很好,鼓舞了士气,又批评了缺点。”(31)在永新还召开了庆祝胜利大会,宣告成立永新县工农兵政府。会后,按照毛泽东、朱德的布置,第二十八团留在永新城就地休整,第二十九团和三十一团在永新境内分兵发动群众,协助当地工农兵政府成立农民协会,组织赤卫队、暴动队,打土豪分田地。毛泽东把这个经验概括为:“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对付敌人。”

1928年4月24日,朱德、毛泽东两部在宁冈龙市胜利会师。随后根据湘南特委的指示,会师后两支部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朱德所部整编为第十师,毛泽东所部整编为第十一师。

  快走近书院时,朱德同志抢先几步迎上去,毛泽东同志也加快了脚步,早早把手伸出来。不一会,他们的两只有力的大手,就紧紧地握在一起了,使劲地摇着对方的手臂,是那么热烈,又是那么深情。毛译东同朱德同志这次历史性的会见,是我党我军历史上光辉的一页,从此,毛泽东和朱德的名字便紧紧地联系在一起。”(17)会师后,两军领导人毛泽东、朱德在龙江书院召开了两支部队的连以上干部会议,通过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成立的各项决定与人事安排。接着,召开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第四军军委,毛泽东任书记(五月二十日以后,改由陈毅任军委书记)。四军军委由二十三人组成,委员有毛泽东、朱德、陈毅等。

众所周知,发生在1927年8月1日的南昌起义是中国共产党人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之后,独立组织和领导的第一次武装起义,打响了武装斗争的第一枪,揭开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序幕。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