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第十一章 救小鹿

摘要:
谢谢为数不多的人对我的鼓励朴槿惠刚走,就过来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恶狠狠的看了白翩翩一眼。她身边的一个小丫鬟--小菊傲慢的开口还不拜见慧贵妃?!白翩翩出于无奈也就拜了一下,但是那个慧贵妃却不打算放白翩

摘要:
小鹿出去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回来,白翩翩有点担心。因为在现代的时候看过很多关于后宫之类的电视剧,因为得罪了什么妃子而死掉的一些无辜的人。虽然白翩翩并不怕她们来找自己的麻烦,可是现在来伺候她的人就倒霉了。白

谢谢为数不多的人对我的鼓励……

小鹿出去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回来,白翩翩有点担心。因为在现代的时候看过很多关于后宫之类的电视剧,因为得罪了什么妃子而死掉的一些无辜的人。虽然白翩翩并不怕她们来找自己的麻烦,可是现在来伺候她的人就倒霉了。白翩翩赶紧跑出去找小鹿,却在菀悦殿不远处发现了血迹,白翩翩跟着血迹找到了还在受慧贵妃毒打的小鹿。在紧要关头白翩翩把小鹿救下来了。

图片来自网络

朴槿惠刚走,就过来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恶狠狠的看了白翩翩一眼。她身边的一个小丫鬟--小菊傲慢的开口“还不拜见慧贵妃?!”

白翩翩抱着小鹿冷眼看了她们一下“我应该说过吧,我出现的地方,不要让我看到你们,不然我见一次打一次。”

上一篇

白翩翩出于无奈也就拜了一下,但是那个慧贵妃却不打算放白翩翩走,慧贵妃伸手摸了摸白翩翩的脸“真是漂亮的脸蛋,漂亮的想让人毁了它。”白翩翩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已经有了一个手掌印子。

慧贵妃强做镇静“怎…怎么,本宫还不能在宫中随意走动了?”

汴梁

白翩翩来火了,从小在家里谁不是顺着她的意的,今天居然被人打了。白翩翩二话不说,顺手给了慧贵妃俩耳巴子,白翩翩向来都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有仇也会加倍的还回去的。“看清楚点,不是谁都能,或者都会让你打的。”还没等慧贵妃反应过来,白翩翩便向菀悦殿走去

白翩翩抱着小鹿:救小鹿要紧。“滚开。我就暂时放过你。”慧贵妃咬了咬牙,慢慢的让开了。白翩翩背着小鹿回了菀悦殿“来人啊,快来人呐。”

自从封侯拜相安寺劲就闲了下来,汴梁的驻军由成帝新封的郡守接管。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安侯爷自然是懂的。所以他的日常就是邀人到侯府吟诗作对,要不就约上几个文人墨客,泛舟明镜湖吟诗作对。并州苍黎山麓的听泉山庄,明里暗里都已是成帝的行宫,虽然他一年也难得来行宫住一次。

“可恶,你给本宫站住。”慧贵妃气的脸都变得狰狞起来了。

急急忙忙跑来一个12岁左右的侍女——小易“翩翩姐,这是怎么了。”因为和菀悦殿里的人处了些日子,所以比白翩翩小的,大家都叫她翩翩姐,比她大的就叫翩翩了。

为了打消成帝的顾虑,安侯爷解散了青衣楼,如何暗地里安置青衣楼众人着实伤了些脑筋。为了不引人注目,他只留了掌教使绛侯,左右使君蜓、折柳负责联络青衣楼和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府里的丫鬟、侍卫有成帝赏的、有汴梁官吏富商送的、也有招募的……总之是鱼龙混杂。

小菊一把拉住白翩翩,还想给白翩翩几巴掌,白翩翩又是几巴掌过去,然后又一个过肩摔,小菊躺在地上呻吟。(其实白翩翩学过一点防狼术的。)“就一个下人,主子还没说话,那轮得到你插嘴。”虽然说白翩翩不喜欢等级制度,但是特别不喜欢狐假虎威的人,所以对这个小菊有点狠。“慧贵妃,我告诉你,以后我出现的地方别让我看到你,不然我见一次打你一次。哼。”白翩翩冷冷的说,慧贵妃被白翩翩的眼神吓的后退了一步“我…我才不怕你呢。”白翩翩也没理她,转身走掉了。

“别问了,快去喊医生…大夫,快去丫。”白翩翩有点焦急“小鹿,小鹿,对不起丫,都是因为跟了我这个没用的,还好强的主子,你才你才…”白翩翩似乎想到什么似的“天钟离,天钟离,你在哪,快出来丫。”

成帝近几次的密函除了询问汴梁和周边军侯的近况,字里行间似乎仍未对他完全放心。安寺劲知道,是时候成家了。枕边没人,无法彻底打消成帝的顾虑。真的是伴君如伴虎,富贵险中求。

回到菀悦殿后,小鹿看到白翩翩那红肿了的聊,担心的问“翩翩姐,您怎么那么晚回来呢?担心死我了,路上没遇到什么人吧?”

“来了,来了。师妹丫,怎么了?”又是一身白的天钟离出现了

今年的雪来的比往年早。

白翩翩有点感动,小鹿是自己来这边第一个关心自己的人“没事,就是要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叫什么慧贵妃的女的,简直就一傻子。”

“救她,快点救她。”白翩翩很急的样子。

安寺劲习惯早起,在校武场练功后回到膳堂。君蜓已将早膳布好,见他进来上前行礼,“侯爷早安。”

小鹿惊讶的嘴巴都可以塞鸡蛋了“你遇到慧贵妃了?你的脸是她打的吗?”

“哇,谁丫哇,这么狠。居然对这么个美人下手。真是不会怜香惜玉丫。”天钟离用法术救了小鹿,顺便让白翩翩那红肿的脸消肿了。请注意,是顺便哟。

“嗯,今儿吃什么?”

白翩翩点点头“小鹿,你别老是那么不淡定嘛,别激动,别激动。”

小鹿慢慢的睁开眼“翩翩姐?翩翩姐,你的脸没事了吧。”

“香菇鸡丝粥,白面馒头还有几个小菜,新换了厨子,不知道合不合侯爷口味。”

小鹿又激动起来了“这怎么可以不激动呢?先别说这个了,你…翩翩姐,我先给你去拿冰块。”说完立马跑出去了。

白翩翩带着点哭腔“你都快没命了,还想着我。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人伤害你了。”

安寺劲坐下来,拿起筷子,“新来的厨子靠得住吗?”

小鹿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还有个人,“翩翩姐,这怎么会有男人呐?”

“绛侯姐姐已命人查过,靠得住,平常属下也会留意,请侯爷放心。”

“漂亮的姑娘,我叫天钟离,是她的师兄,请多多关照。”天钟离边说边投去个迷人的微笑。

“如此甚好。”喝完粥又添了一碗,“洛州可有消息?”

小鹿低下头,脸红了起来。“喂喂喂,别调戏我家小鹿。”白翩翩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还没有。”君蜓将碗摆在安寺劲面前。

“原来叫小鹿丫,真是不错的名字呢。”天钟离接着笑,白翩翩实在是看不下去,就给了他一拳

“前些日子找人裱装的字画去取了吗?”

白翩翩瞪了瞪天钟离,顺便晃了晃拳头“天钟离,你不是还有事吗?”

“昨日折柳去过了,还有两幅没好,正想问问侯爷是等装裱好了一道取回还是将好了的先行取回。”

天钟离临走以前还对小鹿笑了笑“小鹿姑娘,记得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那铺子生意很红火嘛。”

“小鹿,别理他,傻子一个。”白翩翩笑了笑,这让小鹿很是惊讶,因为白翩翩给人的感觉是很温柔的,“小鹿,等你伤好了以后,我们到外面去吧。”

“听说是被郡守大人叫去教小姐学画来着。”

小鹿眼神亮了一下“翩翩姐,你说什么呢?只有等到皇上大赦天下的时候,我们说不定才能出去。”

安寺劲笑了笑,郡守的几位小姐他有幸见过一面,个个长相粗鄙,实在没有舞文弄墨的必要。郡守夫人倒是生得玲珑标致,真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小鹿,你要相信我,我一定能带你出这个牢笼。”白翩翩拉着小鹿的手,“小鹿,你做我妹妹,好不好?”

用完早膳回到书房,刚坐下不多久,门口的侍卫禀告道,“绛侯求见。”

“小鹿何德何能,怎么可以做翩翩姐的妹妹呢。”小鹿吓到了,立马起身准备跪下。

她快步走进来,恭敬地行礼,“侯爷安康。”

白翩翩扶着小鹿,故作委屈的说,“是嘛,原来你不喜欢我丫。我三岁的时候,爸…父母出意外死了,只剩下我和我哥哥了。因为你受伤了都还想着我,所以我想把你当做妹妹对待。不可以吗。”

“免礼,如何?”

小鹿立马摆手,:翩翩姐,就是因为你对人和善,所以小鹿才想保护好你,不让你受伤害,可是小鹿好没用。“不是的,不是的。翩翩姐,小鹿怎么可能不喜欢翩翩姐呢。小鹿也是的,母亲在小鹿很小的时候死了,父亲喜欢赌钱,后来把我卖给别人当童养媳,后来那家人又把小鹿送进皇宫…”

“找到了。”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