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资讯:迟子建最新中篇小说《候鸟的勇敢》讲述东北的落寞与生机

摘要: 人民网北京5月14日电
“我们所面对的世界,无论文本内外,都是波澜重重。夕阳光影下的人,也就有了种种心事。”著名作家迟子建在其新书《候鸟的勇敢》后记中如是说。日前,迟子建携新书同百余读者朋友在北京蓬蒿剧场
…人民网北京5月14日电
“我们所面对的世界,无论文本内外,都是波澜重重。夕阳光影下的人,也就有了种种心事。”著名作家迟子建在其新书《候鸟的勇敢》后记中如是说。日前,迟子建携新书同百余读者朋友在北京蓬蒿剧场一同朗读并分享创作感悟。

2005年出版的《世界上所有的夜晚》,是迟子建最接近个人伤痛的小说。小说中,刚刚失去丈夫的女主人公,在乌塘目睹了种种不幸之后,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变故是那样微不足道,于是她终于走出了哀伤的牢笼。

演员张鲁一曾在这里朗读楼宇烈的《中国文化的根本精神》;导演高群书曾在这里朗读大卫・林奇的《钓大鱼》;演员傅晶曾盘腿坐在舞台上朗读《罪与罚》;制片人方励曾朗读《“里斯本丸”沉船事件研究》一书中遇难英军战士的书信;配音演员李立宏曾在这里翻开老舍的《想北平》……戏剧魅力遇文学底蕴加成,每一次朗读会像一次理想主义的汇聚。

迟子建在活动现场在对谈环节,阿来分享起他与这部小说的缘分:“第一次读到《候鸟的勇敢》是在一本杂志上,我觉得很暖心,这部小说结构很丰富,像西方的交响曲,一层一层呈现在读者眼前。”阿来认为,在中国很多作家只关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少注意到自然界与人的关系,而迟子建的这部小说从自然界出发,用候鸟的生命形态对小说的主要人物形成一种灵魂上的启示和救赎,自然与人形成了一个互相映衬、互相对比、最后互相提升的关系。活动现场,作为长期致力于书写东北的作家,迟子建倾吐着对这片土地爱的热烈与深沉,对这部小说中人物、环境的喜爱和眷恋:“我在写小说的时候会想象着那些候鸟的模样,到黄昏出去散步就又碰到这种鸟,可以说我整个儿生活都在这本书的情境中。事实上,我在写小说的时候,会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生活,德秀师父、张黑脸等等都和我生活在一块儿。”
收藏

现在,迟子建依然不用微信,她使用的老式翻盖手机,只能收发短信和接打电话。她并不担心这会影响一位作家对时代的把握,“作家了解时代,更多地应该用自己的脚去丈量,而不是资讯。”迟子建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作为城市文化地标的实体书店,是重要的城市文化基础设施。近几年,多地政府职能部门出台政策大力扶持实体书店,传统书店也努力转型,探索新的模式,逐步走向多元化经营的发展道路。在书店可以做的事情越来越多,看书、吃饭、听讲座、甚至买菜……“书店+”模式正成为实体书店发展的主基调。

《候鸟的勇敢》封面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候鸟的勇敢》是迟子建中篇小说里篇幅最长的一部。这部小说以候鸟迁徙为背景,讲述了东北一座小城里的浮尘烟云,既触及东北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比如,人情社会与体制迷思,又将“有情”藏匿在东北严峻的社会现实背后——红尘未了的德秀师父、老实憨厚的张黑脸,他们因孤独与善良而相拥的情感。这些人、情、心融汇到东北莽林荒野中,汇聚成迟子建的文字力量。此次“所有的翅膀都渴望飞翔——迟子建新书《候鸟的勇敢》朗读首发会”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与蓬蒿剧场特别策划,首次以朗诵加对谈的形式召开新书发布会,用声音来展现迟子建文字的美感,用朗读来分享文学的质地。在朗读环节,来自全国各地的迟子建的“灯谜”们接力朗读《候鸟的勇敢》新书精选片段,著名作家阿来则用用四川话朗读了《候鸟的勇敢》的结尾。

窗内,迟子建笔下的金瓮河候鸟自然保护区,鸟也在飞翔。其中最特别的是一对东方白鹳。迟子建丈夫去世前一年的夏天,有一次,他们在河边散步,见到草丛中出现一只从未见过的大鸟,“白身黑翅,细腿伶仃,脚掌鲜艳,像一团流浪的云,也像一个幽灵”。

掌阅和某面包品牌合作的阅读体验店。(主办方供图)

图片 1

迟子建的高考成绩并不如意,擅长写作的她,却将作文写跑题了,作文只得了5分。最终,她去了大兴安岭师范专科学校的中文系。在这里,业余时间,她都用来系统阅读中外名著,以及写作和投稿。

这样“阅读+戏剧”的跨界在北京并非个例。毗邻中央戏剧学院的蓬蒿剧场早在2013年左右就开始定期举办文学朗读沙龙,阿来、迟子建、徐则臣等作家与文艺界人士曾在这里与读者共同朗读、畅谈。迟子建曾感慨道,这样的时代,文学依然能自发地吸引大家过来,在这样好的一个环境与氛围里朗读,作为写作者很感动。

图片 2

那时,她住在位于哈尔滨群力新区新买的房子里。她喜欢亲近大自然的居住环境。这个住所,符合她的偏爱:窗外是江水和翠绿的外滩公园。白天,她习惯在客厅的餐台上,用笔记本电脑写作。有时,她抬起头,会见到窗外有鸟飞过。

综合文化品牌未读发起的“中国最美书店周”活动期间,孟京辉戏剧工作室携手北京言几又书店举办戏剧主题沙龙,知名音乐人还将演出现场搬到了书店。在主办方看来,剧场、书店不再是具有单一功能的场所,观众或读者参与其中也不只是阅读和看戏,而是可以体验到跨界多元文化的碰撞。

多年以后,已成为知名作家的迟子建形容她的家庭是“清贫,但是充满温情”。唯一让她的童年委屈的记忆,便是《北极村童话》中故事的原型:六岁那年,母亲带着她们姐弟看望姥姥。在姥姥家,母亲说,要把她留在姥姥身边。她愤怒、委屈,将筷子摔在饭桌上抗议。但母亲依然将她留在了那里。

把上千本精品书搬进面包店,消费者在享受美食的时候,还能放松身心,感受美食和阅读带来的愉悦体验,饱腹食粮和精神食粮的融合让生活更具有了质感。“对从事数字阅读业务的掌阅而言,这不仅是一次有趣的跨界尝试,也是走近读者、服务读者的一次实验。”该项目掌阅负责人段苗说。

回到哈尔滨,她准备《伪满洲国》的写作。这次写作,与她创作《北极村童话》时凭借经验的方式不同,她耗费大量精力收集有关伪满洲国的历史资料,整理关于民俗和生活细节方面的笔记,以求能真实还原当年的味道。

刚刚过去的八月,朗读会主题定为“让阅读障碍都蒸发”,史航请来了演员小陶虹、郭京飞、张国强、宋洋等十位圈中好友。朗读会形式上并不特别,在舞台淡淡的灯光下,每个人读自己喜欢的书,舞台自有一种气场,所有人沉浸其中。

这期间,一件事情对她的人生至关重要:她的父亲在50岁时去世了。那时,她常梦见父亲,在短篇小说《重温草莓》中,写了她梦见父亲的情景。也是从父亲去世以后,她的作品中多次出现怀念父亲的主题。

在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国民阅读研究与促进中心主任徐升国看来,这类体验式的阅读需求,是网上书店、在线阅读所不能提供的。“推动全民阅读最有效的方式还是厚植土壤,因此我们看到很多电商、机构纷纷扩展线下渠道。这将有益营造全民阅读的大环境,促使更多人爱上读书。”

在这座被权力异化的虚构之城,智力有问题的张黑脸和德秀师父的爱情,成为了超越世俗的存在,但宗教又是笼罩在他们头上的无形枷锁。两人交欢以后,觉得自己犯下了罪孽,承受长久的心灵煎熬:张黑脸一到雷雨天,便穿戴整齐,坐在院子里,等待雷劈。德秀师父每日醒来,都会将被子在阳光下抖动,她觉得不洁的自己,让它们沾染了灰尘。

“朗读”这种看似简单质朴的形式借助技术落地,唤醒了公众潜藏已久的阅读热情和需求,它还像一颗投入湖心的石子,在城市的很多地方荡起涟漪。

在《候鸟的勇敢》中,除了代表自然界的金瓮河自然保护区,更大的背景是瓦城。无论是远离城市的金瓮河自然保护站,还是附近的尼姑庵“娘娘庙”,都非远离俗世的净土,它们受到瓦城的权力的支配:保护站的管理方是瓦城营林局,站长周铁牙为了经费,盗猎野鸭送给领导;即将退休的营林局局长,将保护站当成他的度假村;尼姑庵修建的原因是瓦城的政府部门为了带动旅游。

“全民阅读”在中国已倡行了12年,在国家新闻出版署于今年年初下发的关于开展2018年全民阅读工作的通知中,“创新思路、创新方法、创新举措”成为推动新时代全民阅读工作的总体要求之一。虽然读书是一件相对私密的事情,但在生活方式、娱乐方式多元化的今天,许多面向大众的创新尝试和跨界合作让阅读变得更加丰富和有趣。

迟子建的粉丝们自称“灯迷”,这源于迟子建的乳名。1964年的元宵黄昏,迟子建在冰天雪地的北极村出生。那是漠河乡一个不过百户人家的村庄。因为正是元宵节要挂灯的时刻,于是父亲为她起了乳名“迎灯”。

图片 3

那时,她的同学莫言、刘震云、洪峰等人已是著名作家,而她尚未有足够分量的代表作,“我的重要作品,都是90年代以后写就的。我取了80年代的文学火种,珍藏在我的文学劈柴中,使它一直燃烧至今。”迟子建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图片 4

迟子建至今不用微信,手机只能接打电话,发送短信。她出生于北极村,至今仍然居住在哈尔滨,而不是热闹的北京,但她并非避世,她只是愿意用另一种方式投入人间烟火,在冰冷的东北书写人性中的冷峻与热烈

场景化跨界合作 让阅读浸入生活

直到1998年,34岁的迟子建与黄世君结婚,婚姻带来的幸福和稳定,让她有信心开始写作《伪满洲国》。两年以后,当迟子建创作完毕拿到样书时,送给了丈夫,她在扉页对丈夫写下:把我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部作品送给你,它是我的,更是你的!

不久前,亚马逊Kindle和某快餐品牌也同样联手打造了一个“读·味”主题咖啡馆。汉堡、薯条和鸡腿混搭电子书阅读器,通过营造“咖啡+阅读”的场景,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让更多人爱上读书。

她第一次自己虚构故事,是在高考前夕。此前,学校里的一位上海女知青教师,在《青春》杂志发表了一篇小说,令身边人艳羡不已,促使了迟子建开始创作。她的这篇小说,是关于一个女孩不堪高考压力自杀的故事,虽然情节幼稚,却让她第一次体验到创作的快乐。

1991年底,迟子建去日本文化交流,一位白发老人问她,“你是从满洲国回来的吗?”她觉得刺耳,又觉得受到了侮辱。“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已经结束,为什么在中国、日本的老人中烙印这么深?”

整个改编通过语言、音乐、音效让平面文字演化成有电影质感的听觉语言,打破了以往名著图书“晦涩难懂”的形象,让传统阅读插上多媒体技术的双翼,为孩子们立体呈现出文学名著的原貌,拉近了文学名著和阅读养成期青少年之间的距离。

一些细节有鲜明的时代印记:周铁牙的外甥女在瓦城林业局任副局长,每年周铁牙都给她送野鸭。小说中的这一年,他去送野鸭时,罗玫的母亲对他说,“现在不比从前,做官要处处谨慎了。”这让人想起,近年席卷中国的反腐风暴。

类似的合作在很多领域都悄然兴起。8月中旬,中信出版旗下文学品牌大方联手某互联网咖啡品牌在上海开了一间“伤心咖啡馆快闪店”。店名灵感来自美国女作家麦卡勒斯的短篇小说《伤心咖啡馆之歌》,快闪店的造型还原了图书封面的样子。一个人物,一个故事,一个主题,一本书都可以转化为场景,在这里品咖啡、读好书,参与文化沙龙,阅读变得更加生动丰富。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