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完20本指导写作的书,推荐你这5本

摘要:
“作家需要生活,不过生活不需要作家。”科幻小说《追逐太阳的男人》的作者翼走这样说。作家的文字,始终是和自己的阅历长在一起的,每一本精彩小说的诞生,都可能蕴藏着读者想象不到的生命旅程。科幻作者翼走曾在银

“作家需要生活,不过生活不需要作家。”科幻小说《追逐太阳的男人》的作者翼走这样说。
作家的文字,始终是和自己的阅历长在一起的,每一本精彩小说的诞生,都可能蕴藏着读者想象不到的生命旅程。
科幻作者翼走曾在银行实习过,当过理财产品经理,做过柜员,后来改去当铺上班。选择当铺,很大程度因为清闲,12小时工作制,做一休一。不算太忙的工作节奏,让翼走可以拥有充足时间看书和写作。
“我主要的岗位工作是开具当票、收银、保管和鉴定。基本上可以把那个场所视作一个快餐店,客人进来当东西,然后拿钱。”翼走接触的顾客,有商人、白领、各行各业的人以及无业游民,若要概括一下当铺顾客的基本特点,那就是都急需用钱。
“当铺的工作曾是我观察世态人情的窗口。”翼走谈起自己的当铺工作生涯,“来我们这里的人,有败家子、赌鬼,也有一些人因为感情原因而当掉礼物和纪念品。每一个东西后面都有一个令人唏嘘的故事,我们爱莫能助。”
翼走回忆,有的情侣交往时关系非常好,送这个送那个,一旦分手,男生把礼物要回来,女生觉得礼物看起来不舒服,就要把它当掉。
“有的人分手之后又复合,跑过来问当掉的东西是否可以还给他们?有一个客户的东西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过来取,突然有一天跑过来问这个东西还在不在?我说太长时间了,已经处理掉了。他当场哭了起来,说那是非常有纪念价值的,是恋人送给他的。”
翼走对有一位女顾客印象很深,她之前当的东西都是高档的首饰、名表,人也长得漂亮,来过几次之后成了熟客,突然有一段时间她人不见了,东西放在当铺里,也不过来付利息(付利息可以保留当品)。“这种情况非常正常,很多客户都是来着来着突然消失了,像人间蒸发,我们还是把她价值大的东西一直留着。”
突然有一天那位女顾客的妹妹来了,告诉翼走他们,姐姐已经去世了,整理遗物时发现她在当铺当过东西,想取回去。“据说女顾客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被当时的老板看中,一直不工作,过了近十年。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向包养她的老板提分手,对方马上答应,还给了分手费。最后也许是想不通,也许觉得坚持不下去,女顾客选择了自杀。”
翼走感慨,他在当铺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总有许多匆匆来去的顾客,会主动与他分享不同颜色的人生。
如今翼走全职写小说,虽然在当铺观察世态人情的经历,没有直接体现在他目前发表的作品中,但潜移默化中对自己创作人物这方面造成了影响,“也许某个不重要配角身上,就有过某个顾客的影子”。他一直想要创作一部以当铺为题材的科幻小说。
日前,在豆瓣方舟文库“一本书背后的多重人生”的新书发布会上,豆瓣阅读人气作者邓安庆说:“我们大学毕业后,很少接触到所谓底层民众的生活。”
已经出版《纸上王国》《山中的糖果》等多部作品的青年作家邓安庆,大学毕业后职业种类之繁多,要远远胜于很多同龄人。来北京前,邓安庆前前后后辗转三座城市,做过七八种工作,也因此接触到形形色色的底层生活。
毕业后他先入职襄阳一家广告公司,每月收入仅800元,中间被派到白酒厂、食品厂做宣传;后来转战西安,住在城中村,上午找工作,下午写作,混迹过眼睛矫正企业、杂志社、企业培训公司,但都不如意。邓安庆索性又去了苏州,在一家木材加工企业负责文案宣传、法律对接等文书工作,大约两年半的时间,月薪2000元,住工厂里。
“我那时候接触到的这些人,他们的苦痛哀乐是在我们经验范围之外的,但他们不会写自己的心情,而我经常会看到这些人,我觉得他们的生命是被我们忽略的,所以我也想写这样一些人。”邓安庆最近出版的新作《望花》,就是他曾经在酒厂走访时的一段真实经历。酒瓶检查流水线上几位阿姨几十年如一日地干着单调的工作,给他内心带来极大震撼。
平凡小人物的命运,总是会引起邓安庆的注意。他不会走得更近,不会主动聊天,而只是在旁边做一个观察者。比如在木材厂上班时的某个极其炎热的夏日,他去厂里送材料,看到一辆叉车上面摆着一块木板,上头睡着一位年轻的女工——她中暑了。“我看到这样一位女工,就在想,她一定也会有自己的爱和哀愁。”
在那段生活起居固定于木材厂空间的时光里,邓安庆有心无意间,默默观察周遭人群的生存状态。比如他隔壁住着保安,以及初中辍学出来打工的90后们,邓安庆就会留心这些青年流露的想法;因为工作和行政部门产生较多交集,他会时常看到一些为工伤索赔或讨债的工人,与公司的人事经理费力撕扯。“这些工人很可怜,没有学历和后台,我会关注和同情这些弱小的人,看他们的命运如何在现实中挣扎。”
在观察木材厂小社会的群体面貌同时,邓安庆个人的发展轨迹也出现重要转机。2009年他注册了“不知道干啥用的豆瓣”,把一些早先写的小说放上去,结果意外得到不少豆瓣“友邻”的称赞和推荐,邓安庆继续在这个平台写下去,一口气发了十几篇文章。
在豆瓣积攒了一定人气后,出版社编辑开始联系邓安庆,第一本书《纸上王国》出版了。拿着“处女出版物”的稿费1万多元钱,邓安庆离开苏州,一路北上,在北京先后从事出版、互联网编辑等职业,如今全职写作。
有朋友如是评价邓安庆:“有着职业小说家的诉求,为了写作,放弃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又为了打破身份的局限,到处浪,去体验生活,这有一点点冒险,但是更多的是一种认定。”经历固然是文学的养料,可邓安庆觉得,他的诸多丰富体验,始终是接受生命自发的安排,而他从不脱离生活,遇见什么,就写什么,一切自然而然。并且,不管身处哪种境地,写作一以贯之,就像保护膜,使他不必与现实直接肉搏,令他心境变得平和。
邓安庆说,其实写作养分的核心来源,当属母亲,以及乡村家园。“我熟悉乡村,那是我生活的地方,熟悉他们怎么呼吸,怎么做事情。所以现在我每次回乡村,迎面走来的都是小说原型,我挺不好意思的,他们都不知道被我写进小说了。”

之所以如饥似渴地读了些写作技巧相关的书籍,回想起来,应该源于去年想要完成一部搁置多年的处女作中篇小说。

从第一部科幻小说
《弗兰克斯坦》问世算起,科幻文学如今已有了200多年历史。在中国,刘慈欣的《三体》获雨果奖,2017年上海国际文学周主打“科幻”,再到最新举办的亚太科幻大会(APSFcon)等事件引发的社会关注,显示出中国科幻文学不再局限于小众的狂欢,而在更高层面上,已经融入渗透到文学和社会中,并容纳历史、现实与未来。这也意味着,科幻文学的使命除了开拓空间、时间,更在于人性。当今网络平台上的青年作者,是现在或未来改变科幻文学样貌的一批人,他们眼里的科幻文学,值得关注。

图片 1

网络平台聚焦现实中的焦虑

虽然那个中途弃坑的作品有着诸多先天不足,但我还是想作为练笔材料,继续写完。而且,即使写得不好,顶多恬着老脸挨人骂一骂,也不会有更大损失了,于自己却不是没有意义的:首先,重拾荒废的写作;其次,总算有始有终,完成一件事情。

记者采访发现,越来越多的青年科幻作者选择将作品首发于网络平台。不久前公布的
“2018年华语科幻星云奖”候选名单中,56篇中篇科幻里有17篇出自网络平台(或征文比赛),又有15篇发表于纸质书之前曾首发于网络平台。在426篇短篇科幻中有160篇来自网络平台,另有128篇发表于纸质书的作品曾首发于网络平台。从数据中,大约可以反映出在网络平台发布作品成为一种趋势。目前,关注青年科幻写作的网络平台主要包括豆瓣阅读、未来局、微像、小红花阅读、八光分等,这些平台从不同的角度,致力于挖掘新生写作力量。其中,豆瓣阅读近来推出
“豆瓣方舟文库·新科幻”系列作品,首发的《公鸡王子》和《追逐太阳的男人》均是豆瓣阅读征文大赛科幻组获奖作者的作品。对于选择网络平台发布作品的作家而言,除却发布的便捷性外,他们更看重平台的自由度以及和读者的互动性。

但是从哪里下手呢?我重温了一遍那部半成品,文笔幼稚,情节老套,各种惨不忍睹……

《公鸡王子》的作者双翅目基本都在网络平台发布作品,她觉得豆瓣阅读以及其他一些优秀的电子平台提供了一根“真言”绳索,用作品紧紧拴住了作者和读者,让他们面对面又保持距离。“每届征文大赛都是绳索两端的角力场,成为考验绳索强度和韧性的实验田。网络时代的作品更需要绳索,拴住想脚底抹油的作者,套住总四处饕餮的读者,同时努力不让作品‘自我膨胀’,迅速吞噬作者和读者。”

也许,作为一位story
teller,自己欠缺的实在太多了。怎么办?凉拌呗!人丑更要多读书啊!

作为豆瓣阅读的签约作者,《追逐太阳的男人》的作者翼走重视豆瓣阅读给创作者提供的更多可能性和宽容度,以及读者的反馈对于创作者的积极意义。

于是,从那时直到今天,在这一领域,我已经读完了20本书,并在去年年底,修改完成了那部小说。

聚集于某一平台的作者,通常会受到平台定位、读者口味等因素影响而呈现一些相同特征。据豆瓣阅读原创文学总编辑徐栖介绍,从豆瓣阅读投稿的青年作者提供的信息来看,他们大多是非专业的写作者,受过高等教育,所以看待世界的眼光和方式会带有比较强的专业烙印。他们的关切是偏向形而上的,因此在人物设定上,往往是知识分子或者侦探,也有最平凡的文员。从作品内容来看,大多数基于现实,反映身居城市的写作者特有的焦虑。在这些作家的作品中,值得讨论的是他们是如何运用“科幻”这一题材?科幻的设定按理应该是为作者所关心的问题服务的,然而在他们的一些作品里,“科幻”的部分甚至退化成一个符号或一个意象。“换个角度看,这是科幻小说外延的扩大,是作者所体验的生活压力驱动下幻想与‘言以载道’的文学传统的结合,是比机器人、VR等符号进入大众文化更有意义的泛科幻化——它不是漫威和
《头号玩家》式的以神话英雄消解科幻符号的融合,而是以科幻的视角解读现实的反向渗透。”徐栖认为泛科幻化使得作者在反观现实上有了更多的选择。

图片 2

翼走创作《追逐太阳的男人》的灵感来源于“如果人们日夜颠倒生活,会发生什么”的问题的讨论,以两位工作时间相反的男女主角的感情为主轴,加入了对现实社会的观照。翼走说:“三班倒的工作制度是现实中已经存在的,这个设定本身是对于这种制度的一种延展,探讨人如果按照活动的时间来决定阶级,那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情况。因此,小说中所有有关个人奋斗以及婚姻关系的描写,也折射着现实世界的模样。”

考虑到当下小说新手纸质出版的艰难,我直接把小说投到了豆瓣。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通过审核上架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对于写作能力进步的一种肯定吧。

科幻文学蕴含的陌生感,带领人类跳出现实世界,加上其本身所承载的可能性与实践性,不断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入到这一类型的写作中。徐栖发现,吸引年轻作者的因素正在发生变化,他从豆瓣阅读征文大赛中单独增设科幻组谈起,认为科幻小说本身是比较适合新写作者的一种类型。“相对于其他类型作品,‘想象’的作用在科幻小说中更为重要,作者使用想象的空间也更大。而想象是人类的特有本能,是开始讲述故事的最自然的途径。因此相当一部分新的写作者,会选择从科幻小说开始自己的创作之路。而从读者的角度来看,科幻小说很容易让读者获得强烈的参与感和临场感。”当下奇观式影视和动漫、游戏文化的流行无形中给了科幻文本更广阔的外延,过去小众的科幻概念与大众文化融合后形成了泛科幻的文化,使得无论对于创作者或读者而言,科幻文学都是一种更加亲切的类型文学。另一方面,科幻小说则用想象的方式让一些来自现实的关切变得更突出,让一些在日常生活中容易被忽略的情感和矛盾清晰地显露出来。

然后,又写了第二本在豆瓣上架。有了处女作的练笔,感觉再写要顺手得多。没想到最近已经有图书编辑在找我洽谈两部作品的出版事宜了。

对于青年作者而言,科幻到底意味着什么?如何进行多样的科幻跨界书写?他们又在何种特质上区别于前辈作家?徐栖关于丛书取名“新科幻”的回答,或许可以提供一些作证。“‘新科幻’的‘新’,体现在科幻的吸引力从过去奇观和神秘带给人的刺激、科学技术带来的力量感,扩大为深层次的、对当下和永恒、对个体与世界的思索和共鸣。是我们的作者从中外科幻的传统吸取养分之后,赋予科幻小说的本土化、个性化的新。”他认为青年科幻作者不仅仅满足于用新的角度来写一个具有普遍性内核的故事,他们还在快速变化的时代中,挖掘出了中国这一代人独有的关切——
“个性而不市井,思辨而不虚无。”

啰嗦了这么多,其实是想说:读这些书还是很有收获的。阅读中,我常常会有茅塞顿开,或者灵感闪现的瞬间。然而读多了之后,大脑已不再是一张白板,对书本身也会口味挑剔起来。

将传统元素推向新境界

这也是个常识:你从每本书里得到的东西,数量和质量都是不一样的。

“双翅目的作品每一篇都基于技术发展可能性所带来的‘what
if’,游刃有余地围绕着‘what
if’铺排出变化多端却绝不套路的剧情线索。”如科幻作家陈楸帆所言,双翅目表示她通过一个个假设走进科幻深层,“围绕‘what
if’写,既符合科幻(点子),又可以取巧,因为思想实验可以很硬,也可以很软。当然硬科幻、软科幻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了。当‘what
if’围绕社会模式展开而非技术,如能写出关于人状态的严肃文学,其实会很‘硬’,比如迪克的《高城堡里的人》。当然这和硬科幻的‘硬’不太一样。而像特德姜,他的小说都很硬核,但有些初看科幻的读者,会觉得部分作品意境丰富、文字优美,这又属于文学的‘软’。我觉得硬核技术的‘硬’和严肃文学的‘硬’在科幻里都应被重视。”双翅目说。

所以下面我特意挑出自己喜欢,对你也可能有用的5本书,推荐给你。书的具体内容剖析都可以在我的以往文章中找到。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