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本来我每个周末都回家看看,这个周末我故意没有回家。爸爸打来电话说,估计你们大白菜吃完了吧,冬季吃大白菜对身体可是有好处,你妈妈刚磨了新面粉,来家拿点吧,放点肉包饺子,我孙子最愿意吃了。我借口工作忙加班,敷衍了过去。

图片 1

婚后,爷爷奶奶跟我爸妈分家了,分给了他们两间不是很大的茅草屋,一张床,一个小柜子,一口缸,一张桌子,两个板凳,这是他们婚后的全部家当。从此以后,他们便开始经营着他们的婚姻,操持着他们的家。第二年,我大姐出生了,第一个孩子都很宝贝的,不管在那个有多封建的年代,大姐作为女儿还是很受宠,据爸爸说,那会经常带我大姐去村里的农机房那边吃西红柿,村里其他小朋友吃不到的,那个时候最好的水果,怪不得把我大姐吃的瘦瘦的。3年后,我二姐又出生了,在农村,儿子为大,养儿防老的封建思想里,二姐出生已经不怎么受待见了。就在二姐出生的时候,同村的一个大妈第三胎又生了个儿子(她很想生个女儿),爸爸跟那家的大伯是好朋友,他俩的意思是把我二姐跟他家的儿子换掉,我家有儿子,你家有女儿,圆了各自的梦。可是中间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没换成功,这样二姐还是留在了自己的家里,继续不受待见。妈妈现在回忆说,作为父母,只要是他们自己的孩子,都想留在自己身边,不管是出于什么压力,她都不愿意把我二姐换走,就是因为这样,二姐周岁之前生病了,住院20几天昏迷不醒,最后爸妈跪下来哀求医生,医生看爸妈可怜,同意死马当活马医,还是把我二姐给救活了,感谢这位医生,感谢我爸妈给我二姐的第二次生命。

第二天,我才接到奶奶的电话说,怎么就忘记了孙子的生日呢!真是该死,老了就忘事了,不中用了,句句话语都透着他们的自责。我也想,我的儿子,你二老的孙子,一年一次的生日怎么就不记得了呢?你们让儿媳妇怎么想?孙子多么失望呀!

图片 2

如今,我们姐弟5个,4个不在爸爸妈妈的身边,跟他们的交流最多是电话。每到逢年过节,爸爸妈妈都期望我们能够回去陪他们一起过节,但是我们总归有各种原因,回不去,甚至有的时候连春节都没时间回去陪他们,想想他们是有多么的失望。我跟妈妈说,我会每周日打电话回去,有的时候偶尔忘记了,妈妈就在电话那头等啊,等啊,她会想,我是不是在忙孩子的事,是不是在忙家里的事,是不是跟朋友在外面玩,没时间给他们电话了。当我周日这天晚上能给她电话的时,她定是已早早地在电话那头守候,妈妈是多么地期待我们的电话,看不见我们的人,听到我们的声音也是如此的满足。如今,我“忙”得把妈妈的生日都给忘记了。我们真的有那么忙吗?

摘要:
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是忙着准备给儿子过生日,儿子也一直期盼着爷爷奶奶能在那天来和自己一起吃蛋糕,可是当天一直到晚上睡觉前也没有见爷爷奶奶来,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第二天,我才接到奶奶的电话说,怎么就忘记

我又抬头看了看表,已经五点了。妈妈就要回来了,我一直望着门口,就等妈妈开门回来,我就要出去玩了!一分钟、二分钟、五分钟,奇怪?为什么妈妈还没有下班回家啊?!

日子就这么过着,时间就这么流逝着,来不及回顾一下脚印,时已过境已迁。转眼间,妈妈的5个孩子都已长大成人,都已成家立业。这也许是爸爸妈妈这辈子最大的功劳与满足,他们的孩子被他们生下来,养活了,养大了,成家了,立业了,还好,我们姐弟几个总算争气,没让他们在教育子女上的感觉到失败,这种过程在他们的眼里是多么的自豪与骄傲。可如今回过头来再看看妈妈的这张脸,皱纹已经掩盖了她的青春容颜,每一道皱纹都代表着妈妈生命当中的一种苦难与伤痛;白发已经悄悄地布满了妈妈的额头,每一根白发诉说着妈妈人生中的某种焦虑与忧伤。

有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做的也不对,怎么和老人家生气呢?上次填个表,爸爸妈妈的生日我硬是想不起来,还打电话问了他们呢,现在也没有记在心里。对于孙子的生日,他们可能真的是老糊涂了。

(二)

今天,母亲62岁生日。临近中午,老弟发了个微信:老三,今天是老妈的生日,不要忘记打个电话回家。看完后,我的泪水不经意的流了下来,不停的责问自己,怎么把老妈的生日都忘记了呢?一个上午什么事情都没忘记,自己孩子上学的事,同学孩子生病的事……唯独把妈妈的生日给忘记了。

妈妈拿出二百块钱给儿子说,奶奶对不起你了,没有来给你过生日。然后爸爸对我说,当时你妈妈病了,在医院打针,她执意要来,医生实在不让来,知道年底了你工作忙,孙子迎接期末考试,所以也没有告诉你们,就怕让你们担心。

(三)

遥祝我的母亲生日快乐!身体安康!

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是忙着准备给儿子过生日,儿子也一直期盼着爷爷奶奶能在那天来和自己一起吃蛋糕,可是当天一直到晚上睡觉前也没有见爷爷奶奶来,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

虽然已经看了好多遍,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的打开,上面画的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太阳公公笑呵呵的,爸爸、妈妈牵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去公园玩耍,公园的草地绿油油的、花朵都开放了,花香的味道飘散在空中,真好闻啊!轻轻的吸一口气,空气都是青草和花香!我和爸爸妈妈在公园追逐打闹,真的好开心啊!

弟弟的出生,爸爸突然之间感觉日子有了盼,浑身有了干劲。弟弟出生第二年,他便去借钱盖了三件瓦房,我们也借着弟弟的光,告别了那两间茅草屋,住进了新瓦房。随后爸爸妈妈生涯中的30到50岁期间,便为了我们姐弟五个拼命地干活,挣钱,养家。5个孩子,5张嘴,能够给我们味饱就不错了,但是我爸妈的愿望是让我们能够上学,有文化,不种地,不走他们的老路。妈妈主内,辛苦的操持着家,干着庄稼地里的农活,还要管着我们姐弟5个的吃喝拉撒,爸爸买了辆拖拉机,搞各式运输。那个年代,拖拉机在农村还比较先进,现在爸爸还自豪地说,帮忙他的拖拉机拉过几十个新娘,我们村里随后盖房子的砖瓦基本上是他的这辆拖拉机给运回来的。也赚了点钱,能养活我们几个。90年代,时兴苏北农村的人到苏南搞土方工程,爸爸也想下江南大赚一笔,但是被妈妈阻扰了,妈妈担心爸爸不在家,她照顾不过来我们姐弟5个,害怕自己一个人的压力太大。爸爸放弃了他赚钱的大好时机,留在了家里跟妈妈一起照顾我们,陪着我们成长,谢谢爸爸在我们成长的记忆力没留给我们留下空白。听说,以前跟爸爸一起干的兄弟,下江南都赚了大钱了,爸爸现在谈到这个,还有些心有不甘。

周一大早,我还没有去上班,爸妈突然从乡下来了,爸爸提着一袋子大白菜,妈妈提一袋子面粉,敲开了我家五楼的房门。看着他们累的气喘吁吁的样子,我有些后悔。

妈妈,我知道你工作忙,很少能陪我。所以,我会听爷爷奶奶的话、听爸爸的话、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我很乖!所以请你放心!

迫于爷爷奶奶想抱孙子的压力,80年代,那个时候已经计划生育了,妈妈违反着国家政策,又把我给生下来了。显然,我又是一个女儿,出生之时,爸妈肯定不是很开心,因为他们想要儿子。妈妈说,我生出来的时候,爷爷奶奶都不来看我的,谁让我又是一个女孩呢。也是,已经冒着被国家处罚的危险生出来的还是个女儿,不受待见也很正常的。可是,等我2、、3岁的时候,我爷爷我爸爸到哪都带着我,因为那时的我长的虎头虎脑的,看起来像个男孩,我爷爷我爸爸会自欺欺人,把我带出去,跟人家说这是他们家的孙子或者儿子。我该是可喜还是可悲呢?再等我妹妹出生那就没那么幸运了。妹妹出生那天晚上,腊月二十六,还有四天就要过年了,一般这个时候应该是农村里最开心的时候,家家户户忙着过年,蒸馒头,包饺子,喜气洋洋。可就在这个时候妈妈把我妹生出来了,我想如果我妹是个男孩的话,那我们家的那个年应该过的很开心,很热闹。可偏偏我妹又是个女孩,那晚,爸爸失望之极,实在忍不住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爷爷奶奶失望的表情可想而知,妈妈一个人躲在床上偷偷落泪,外婆流着泪安慰着妈妈,想想那是一个怎样的场景。我奶奶实在受不了再拥有一个孙女的痛苦了,前面三个孙女已经让她跟爷爷在村上很没面子了。然后就跟爸爸妈妈建议,把妹妹送给隔壁村上的一个单身汉。没过几天,具体正月初几妈妈忘记了,我估计她也不愿意想起来,农村人讲究以肉换肉,那个单身汉带着10斤猪肉来到我们家,我外婆把我妹裹起来,抱到门口,正准备换的时候,妹妹的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外婆,外婆实在受不了妹妹的那种眼神,哭着跟我奶奶商量能不能不换了。终于,我奶奶也忍不住了,大家都忍不住了哭了起来,不换了。就这样我妹又成功地留在了家里的两间茅草屋里。至此,妹妹对外婆的感情也特别的深,外婆的去世,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崩地裂。连续生4个女儿,妈妈得要承受多大的心里压力,不仅是来自爷爷奶奶的,更多的还有她自己的。她觉得,嫁到老刘家,怎么说也要给老刘家生个儿子,这样才活得体面一点,有尊严一点。现在的我们也没必要去想他们那会的思想是有多愚昧,时代的烙印,作为一个农村妇女,她觉得这就是她的使命。

“妈妈呢?”我有些失望的问爷爷。爷爷说“你妈妈刚才打电话,说班上忙,临时要加班,就不来看你表演了。说要你好好玩,等你表演完了,都会爷爷奶奶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妈妈是个彻底的农村妇女,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用农村人的话来讲,就是典型的过日子的一把好手。1块钱能分成10份花,一个苹果买回来,切成5份,姐弟5个一人一份,当然弟弟的那份肯定比我们稍微大一点。家里养的鸡鸭也就偶尔给我们吃一个,剩下来的拿到集市上卖掉,攒钱给我们上学;过一段时间才能给我们买上一顿肉解馋,当我们吃肉吃的很香的时候,妈妈觉得喝点肉汤也很幸福。在我成年之前,印象中妈妈好像没给自己买过几件新衣服,倒是每到过年,她总会为我们姐弟几个每人买身新衣服,让我们开开心心地过年,不能让我们在村里的孩子里受到嘲笑。可以这么说,没有妈妈的勤俭持家,也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我要扮演的是里面的“小红帽”,我可高兴了。我告诉妈妈,妈妈昨天也答应我了,说今天要来看我的表演。可是,马上表演就要开始了,为什么妈妈还不来呢?我四处的望了望,就是看不到妈妈的身影。

我的母亲

听了奶奶的话,我又向远处看了看,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跟老师去后面化妆准备上场表演。

20岁之前的妈妈,小学二年级辍学,为了帮助我外婆外公减轻家庭负担,每到农作物收获的季节,就跟着外婆到处捡粮食,成天低着头捡啊捡啊,终于把眼睛给弄坏了,以致现在基本上看不清什么东西。20岁那年,母亲很不情愿的嫁给了我爸,听妈妈回忆说,爸爸那会又黑又矮又瘦,用现在流行语,应该就是矮矬穷,根本没看上爸爸,后来因为我爷爷又请媒人说情,妈妈觉得不太好意思,外公也是个很大气的人,然后就这么将就的同意了。那个年代的爱情,是双方的父母觉得你们有爱,你们可以在一起,然后他们也就在一起了,而且还会把小家庭的经营的很好,没有为什么,时代造就他们的爱情观。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