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长宁,一生清欢

长安,是我这一世的追求。

       

她说她总是蹉跎时光,飘忽度日,好似还没长大。

有很多人劝导我不该这么安于现状,应该有一个这个年龄该有的热血,该有的生活。我每次只是不可置否地笑笑,一笑了之。其实我也有过热血的时间,也有过蓬勃的生活,只是这一切都被时间慢慢沉淀,被时间慢慢磨去菱角,只剩下空无的躯壳。

图片 1

似水流年、韶华不改,双手捂住的青春,顷刻间,交付给过去。物华冉冉一个春、一个秋,有些缘分,你无法去更改,有些轨迹,你必须去驶完。

因为生活中,现状的苟且大于诗歌和远方。

     
茶道里常说,一期一会,世当珍惜。人与人有邂逅之情,人与书亦有相遇之缘。林清玄先生的《心有欢喜过生活》便是这么一本让人“一得永得,永不相忘”的捧读之物。

你说你有前世的姻恋,今生就一定会藕断丝连。即便是再深爱一个人,也会在佛山求卜出你们缘分的果因。如果今生只是万千轮回中的第一次遇见,你宁愿忍着痛逃走。既然每一世都要背负一些情债,此生不换,后世不换,我们有接受缘分、拒绝缘分的权利,不低眉于任何人。

我也有想过,像任何年轻人一样,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个背包,一双脚,就这样浪迹远方,就像三毛一样,去见一见大沙漠,去见一见自家找已经在心里去过无数次的地方。可是,你有没有在整理行李时有过一丝犹豫?这个地方让我们操心的地方太多了。工资,房租,水电。也许你可能还有孩子。岁月已经将我们最初的梦想,一点一点地打磨干净,被风吹一吹就散了。

       
“漫长的一生充满苦难,不如就当成游乐场,总有值得庆贺的,心所要的不是足够多,是足够欢喜”“当你站在灵性的高境界,再看人生的挫折跟困顿,很简单就化解了”。通过文字捡拾散落在人生角落、生活细碎里的禅机,这本散文集从封面书名到扉页末字无不浸透出一种暖意自生的清净温情。

光阴细碎、岁月清浅,许一个誓诺就是天长地久。

那么,比起那样,我更希望的是长久的安宁,一生的清欢。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不急不躁,放弃了远方的生活,活在安定下来的你或许有着比常人更多的沉淀。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不同的生命体,我们睁眼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人与人之间的不同,每个人要去经历的生活。

       
林清玄先生的文字犹如清泉,沁人心脾,“清欢”便是涌入我心中的第一汩泉。“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这是“清欢”的倡导者苏轼先生心中的“清欢”,亦是林清玄先生眼中的“清欢”。何谓“清欢”,林清玄先生将其译为“清淡的欢愉”,在他看来,这种清淡的欢愉不是来自别处,正是来自对平静疏淡简朴生活的一种热爱。清欢之所以好,是因为它对生活的无求,是因为它不讲求物质的条件,只讲究心灵的品味,所以,在他看来生活在现代的人,差不多是没有清欢的。

你需要敌过时间,敌过现实,才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我们拥有的都太少,若不加珍惜,多年后存留的,也只是一些杂碎。为了某件事,你会离经叛道、众叛亲离,毅然抛弃旧时光,收拾行囊,流浪远方。可是现实总是残酷、冰冷,无论你在什么地点、什么时间,它都会紧紧挨在你的身后,等着你一转身,将你完全的包围。

无论你是背着包像侠客一样浪迹天涯的旅人,还是穿着西装拿着公文包喝的咖啡的白领,还是那些在外工作奔波的工作者,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活法,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追求,不同的人生。

       
的确,“清欢”对当下的大多数人而言不啻一种“奢侈品”,我之所以说它是一种奢侈品,不是因为清欢难求,只是世俗之人对它的忽视甚至是不屑,令它面临一种世间难觅的尴尬。正如林先生所说,世人皆以浊为欢,以清为苦。纸醉金迷的奢华、功名利禄的诱惑又有几人能看破,或主动或被动,我们都在生活的打磨中疲于奔命、忙于生计,渐渐成为了被时间压缩,盲心又盲身的“大忙人”。我们的眼中没有“清欢”,更早已忘却“清欢”,我们被“房子”“车子”“票子”这些身外之物“绑架”了,陷溺于“房奴”“车奴”“守财奴”的泥塘沼泽,无法自拔,甚至以为生活的目的就是赚钱。或许有部分人有更高尚的理想追求,他们会振臂高呼“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毕竟古往今来,有着经天纬地、旷世扶危豪气胸襟的成大事者,又怎会有时间将自己困顿在所谓的“清欢”。他们会说,追求所谓的“清欢”,是那些爱故弄玄虚、卖弄情怀的文人爱干的事儿。

故事一旦开始,便是要山花烂漫的演绎、便是要漫山遍野的铺展,就是要极尽疯狂,每个情节都大肆渲染,丝毫不嫌浪费。故事一旦落幕,便是要天地悲恸、便是要人尽皆怜,便是昼与夜浑转,怨天、怨地、却不去怨恨自己。既然选择了结束,就不会枯木逢春。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