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 尼尔·盖曼 等编绘- 欧美漫画,后浪

《睡魔》系列漫画是美国奇幻小说大师尼尔盖曼的杰作。主人公为睡魔,也就是梦,来自一个既非神也非人的无尽家族,家族的其他成员还包括他的大哥命运,姐姐死亡,以及他的几个成天胡作非为的弟弟妹妹毁灭、欲望、绝望、疯狂。在第一册中,梦在偶然的情况下被人类囚禁起来,巫师想抓捕死亡以获得长生不老,却误把梦关在了地下室。没有了主人的梦境开始崩塌,世界上的人们沉浸在自己疯狂的梦中,他们幻想着金钱、战争的荣耀,爱情、屠戮的快感等等,而且由于梦神不在,他们永远都不会醒来,意识到现实中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子。所以,人们内心的梦究竟是什么?是发自本心的产物还是受到别人影响而诞生的幻影?

今年的雨果奖,除了本土作家郝景芳斩获最佳短篇小说奖外,另一个不算惊喜的惊喜就是——尼尔·盖曼又拿奖了,和J.M.威廉姆斯三世一起画的《睡魔:序曲》拿下了最佳绘本作品奖。

孤独的睡魔君/qianmo

为什么说不算惊喜的“惊喜”?不算惊喜是因为尼尔·盖曼拿过太多次奖了,《睡魔》这个系列也拿过太多次奖了,而惊喜则是:后浪决定拿下《睡魔》啦!这系列漫画终于登陆中国啦(所以布缪P一直没写啥《睡魔》的推荐,现在既然已经出版了,那就来吧!)

图片 1

(▲ 漫画《睡魔》中译本)

睡魔1:前奏与夜曲

这是一个脑洞奇大的设定。“在某个时空中发生了一件事,就像在水里投了一块石头,向外扩散的涟漪会影响水中的一切。”那些发生在不同时代,看似没有交集的人物和事件,却始终藕断丝连。《睡魔》的故事就在这样的迷思中开始。

基本上来说,我经常看日本动漫,但是很少看漫画,尤其还是美国漫画,所以在拿到这本书之前,脑补的其实是《黑执事》或者《钢之炼金术师》的feel儿,但实际拿到手后却发现完全不同,这部美国漫画场景宏大,表达细腻、敏感而悲伤。

《睡魔》连载始于1987年,到1996年正篇完结,总共75期,由尼尔·盖曼担任《睡魔》的编剧,而故事实现则由不同的漫画家完成。75期故事中,前后有超过20位漫画家执笔,因此这75期《睡魔》的画风迥异,这也恰巧暗合了《睡魔》的世界观,他们长什么样,取决于观者心境(When
asked by Marco Polo if Dream is always so pale, the Dream King replies
“That depends on who is watching.” 援引自DC Database,Endless词条)。

由于读图能力太差,经常会看了一遍后再次返回确认画面,以至于阅读速度大大低于文字阅读本身,但全文漫画看下来后发现故事性很强,讲述的是无尽家族(此外还有命运、死亡、欲望、绝望等家庭成员)中的一员——睡魔君的故事。在开篇中睡魔君被某个博士囚禁在地下室七十多年,之后睡魔逃脱,在人间和地狱间找回自己的三件法器:装满沙子的沙袋、梦魇头盔和月光红宝石。

所以我们看到的《睡魔》有时候是这样的。

睡魔君作为梦境与噩梦领域的国王,在夜幕降临之下,控制着所有人的梦境,无论从这个威风凛凛的还是画风,这都该是个威风凛凛、呼风唤雨、一手遮天的王者形象,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从一开始被人类囚禁开始,就意识到“看着抓我的人衰老,死去,并不能是我心满意足”。

有时候是这样的。

即使最终逃脱人类的囚禁,
睡魔也并没有力拔山兮气盖世,向整个世界报复,而只是感慨人类的愚蠢:“你们威胁、哄骗甚至祈求那种不属于你们也不应该由我来给予的恩惠,你们没有想过这么做会对你们的世界造成怎样的危害,天呐,这些凡人怎会如此愚蠢。”在给了伯吉斯永恒的噩梦,并开始寻回自己的三件法器。

有时候还是这样的……

作为已经被囚禁七十多年的梦境之王,他首先从人间得到了那装满沙子的沙袋,但却没有丝毫的欣喜,反倒是满满的孤独感,“我一向独来独往,但今晚,在这黑暗的梦之彼岸,孤独像潮水一样一波波向我袭来,缠绕着,牵扯着我的精力。”

以及这样!

图片 2

可能在“睡魔”摩尔甫斯眼中,不管是打得火热的漫威宇宙,还是尚未成型的DC宇宙,甚至是我们真实生活的世界,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接下来睡魔准备前往地狱取回梦魇头盔时,
却又多了太多的壮志未酬之感,风潇潇兮易水寒,“我满怀恐惧,孤独地站在这儿,站在这空荡荡的地方…”此时的睡魔君似乎完全褪去了出场时的魔王特征,更加地像一个孤独备战的人类。

因为摩尔甫斯所在的这部《睡魔》系列漫画的世界观史无前例的庞大。

图片 3

《睡魔》是一部充满诗意与哲学的漫画,有点像虚构历史,故事类型也不尽相同,奇幻、恐怖、预言等等,平行世界、斜线剧情花样百出,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这个故事中仅仅提到名字的人物,很可能就是另一个故事的主角了(这种自带同人的官方…)!而作为这些流水故事中的唯一固定班底,“无尽家族”就充当了撑起整个世界观的树。

若说在全书中场景最为宏大的,则莫过于睡魔来到地狱里,面对着上百万地狱部族的恶魔围困的这一幕。

睡魔摩尔甫斯是无尽家族的成员之一,也是在七个人中出场比较多的一个。

图片 4

Endless·无尽家族

面对着这些张牙舞爪的恶魔们,睡魔君则喊出了那惊天泣地的一吼:“你们所有人,扪心自问……如果身被禁锢在地狱,而心却不能梦想天堂,那么地狱,又有什么力量而言”。

“无尽家族”掌管着宇宙万物的运行,家族有七个成员,分别是命运、死亡、睡魔、毁灭、欲望、绝望和狂热,他们都是概念的人格化,但七种概念又存在着微妙的二元互补:毁灭表示自己其实是象征着创造,死亡则是象征着生命,绝望是希望,欲望是仇恨,命运是自由,而梦魔则是现实。

图片 5

在《睡魔·无尽之夜》一部中,尼尔·盖曼透露:无尽不是神明,神明因信仰而存在,而无尽则无论如何都会存在。在另一部《睡魔:短暂的生命》中,“毁灭”则说:(无尽)他们只是些图案,概念,并且根本没有权利去干涉烦人的生活。

梦想的歌声在哪个世界都是通用的,于是寂然无声中,所有恶魔往两边退开,让出一条路,不敢直视睡魔。睡魔得以安全地离开地狱。

人设如此哲学……

在睡魔君拿回自己的三件法器后,变得比受难之前更加强大,却久违地感到空虚,筋疲力尽,沮丧甚至失望,像个真正的人类一样,达成既定目标后,本来以为自己会欣喜万分,但没想到反倒觉得无所适从和糟糕透顶。

也因此奠定了《睡魔》的调性:打戏几乎没有,话痨倒是一堆。感受一下这由于死亡小学生片般场的对话框量级→_→

睡魔君的故事到此好像结束了,却其实是另外一个故事的开始。

感谢几年前的国内汉化组!

听,她翅膀的声音,无尽家族中睡魔的姐姐死亡出场,那一头黑发一身朋克装束简直不要太赞,面对着弟弟的颓唐,简洁明了的说教更是直达人心:“你个幼稚、不成熟的可怜虫!你所谓的难过只不过是因为你自己的小游戏结束了,你玩的球不见了,球不见了就去找回来,或者再去找一个。”

不过有一点可以放心,打着尼尔·盖曼印章的台词,是一种享受,莎士比亚级别的享受(只是翻译肯定要哭死…感谢他们)。在漫画中,摩尔甫斯还真的见过莎士比亚,第19期《睡魔:仲夏夜之梦》讲述了摩尔甫斯神与莎士比亚相遇的故事,然后这部《仲夏夜之梦》赢得了世界奇幻奖,成为第一部获取文学奖项的漫画作品。

图片 6

因为《睡魔》的故事一直在弱化主线,强调每个时空中的情节,所以全部75卷的《睡魔》没法用三言两语总结出一个故事脉络,
只能说,作为故事代理主角的睡魔摩尔甫斯有时候是人类的旁观者,有时候则被人所害,沦为阶下囚;有时候故事发生在拜占庭,和教皇下棋,有时候则是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和某个诗人畅谈艺术……它可能是文学作品、神话传说的剧中剧,还可能是真实历史的二次演绎;一切发生过的和即将发生的事在所谓的无尽家族看来是什么样的,在普通人看来又是什么样的——世界所展示出来的,就像一个透明的多面体,有我们能看到的,还有我们看不到的。

抑或接下来的第二部,死亡姐姐有着更惊艳的故事发生吧。

总之,《睡魔》的剧情时刻都在挑战读者的脑洞容量。

——这本漫画书的英文名字是《Sandman》,之前一直在纳闷为何是这个名字,这不是沙人吗?

《睡魔》在重要漫画奖项上的获奖情况:

——查阅了相关资料,据说Sandman是德国民间传说中催人入眠的妖精。它背上背的口袋装满了强力的催眠沙,只要将这些沙子撒入人眼中,催眠沙就能让眼睛闭上。如果有人强忍住倦意把眼睛睁着的话,它就坐上眼皮,强行让人的眼睛闭上。对于不睡觉的孩子,据说它会取走孩子的眼珠。而且在漫画中,沙子也是作为诱使人民睡觉做梦的法宝之一存在,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Sandman=睡魔吧。

艾斯纳奖:

写在最后:

最佳编剧:

在读书群里看到有个妈妈说要送这本书给刚上初中的女儿,我当时就惊呆了。连忙说这本书过于暗黑,不适合十一二岁的孩子,是呢,虽然这本书也有所谓的死亡的救赎,但是有太多的背叛、血腥、暴力以及无尽的孤独和寂寞,实在未必适合未成年人观看。

尼尔·盖曼 1991——1994连续四届

最佳铅稿画师: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