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盛宴]The 11雨天的天使

像是抱着一个被淅沥的爱恋所腌渍的大萝卜

等不及了,干脆直接冲出去吧——

“若雪……”

那就是拥抱的感觉

我和她打着伞走出校门,往日短短的路,今日却好像变得很长很长。一路上听着她不断的道歉,好像做错了什么事。

他为什么要借伞给我?

你从来记不起拥抱的感觉

她有些笨手笨脚,打了雨伞也不起什么作用,雨伞斜在一边,被风吹得翻了过来,她也不管,任由雨滴打在她的面上,手中还抱着一个雨披。

小恋脑袋又增加了疑问,重要的一点是他说的是借,貌似没有说怎么还。

你走在雨中就像拂过天空的头发

她在恐惧中安抚我不安的心,在漆黑中指引我彷徨的路,她所为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我用一生去铭记的美好。

“啊……”小恋一脸的不相信,惊讶的叫了一声。

又下起了雨

我亲爱的母亲,你为我所做的,都将是我一生不忘的美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而你离开的时候仿佛骤雨初歇

天幕渐渐阴沉下来,稀疏的雨一下子变得更密了,水滴打在地上绽开一朵朵水花。望着教学楼里逐渐变少的寥寥人影,我心中的焦急像是黑墨滴进了水中一般,一寸寸的填满我的心房。

小恋看着这一切,居然全程一句谢谢都没有来得及说,直到他消失好久还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就像带着我的心

我抬头看她,发现她竟然也被淋湿。我的鼻子发酸,不敢眨眼,害怕自己会留下眼泪。雨滴滴滴答答的落着,我感受这它们从我脸上划过,最后滴落在我的鞋上,留下一片水渍。

“你好像只有一把伞吧,我们一起用好了。”

却在那场雨中的阳台抱着我

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她小跑至我跟前,为我披上雨披的同时一个劲的问我冷不冷,她温热的呼吸拂过我的耳侧,我感觉她的肩和她的声音一样瑟瑟发抖。

“姐姐……”

那就是今后的所有萝卜

我终于从人群中挤了出去,低着头走出校门。寒风从领口灌进,雨水从脸颊滑落,冷的我不禁打了个哆嗦,风和雨丝丝缕缕地缠上心头,冰冰凉凉的。

“哈哈,你被耍啦,刚刚是不是特别感动呢,”羽大声的笑着说,往屋檐里面进了一点,不像被雨淋到,“这边常常会有这样的事,等下小孩就会带着爸爸去跟你要伞,然后说你把他的伞弄坏,你就必须赔偿。”

风把我纤细的刺鼻卷上你伏在我肩膀的脸颊

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是我的母亲。这一刻,我和她好似被什么阻隔,朦朦胧胧地看不真切。

“我出去找找她吧,”小恋拿着伞开门出去,就看见若雪一副失望的样子低着头往家里走。

我想象你听着雨是听着婴儿的睡意

我看她本就不高的的个子蜷缩成一团,愈发显得她的矮小。母亲的头发被水浸湿,一簇簇一缕缕的紧贴在脸颊旁,兀自有水珠在她的发际间滚动。一低头,发现她的半截裤管早已浸透,踩着高跟鞋的脚面上带着些许脏污,依稀有雨滴滴在上面,形成灰黑色的泥泞……

小恋又一次呆住了,她本就不是花痴,可是他,简单的刘海因为雨的缘故有那么点耷拉却依旧把他的脸型完美无暇的衬托出来,干净透明的肌肤比女孩子还漂亮,包括那薄薄的嘴唇更是性感得想要亲上去的冲动,最为致命的是他的微笑,温暖了一整个雨天,嗓音干净清澈。

拥抱的味道

                                   ——题记

小恋走着走着,这时跑过一个小男孩,小平头,眼睛里面带着点狡邪,脸上脏漆漆的,一双小手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站在小恋面前,把伞递给了她。

你像是在摇篮曲中那样摇摆、呼吸——

她在人群中终于看到了我,我听见她叫我的声音,可我不想应答,心中的委屈和埋怨再也止不住,她是来给我送雨披的,可我都已经淋成了这样,雨披还能起什么作用呢?

听到身后有声音,小恋转身,刚好和他以最近的距离和他对望。

雨落下来,你的伞也落了下来

原来她来得很早,她知道我没有带雨披就去大堂等我,可怎么也没等到,便急匆匆的再跑去教学楼,而我当时正巧从教学楼离开,我们就这么错过了。她一直在找我,直到现在才找到,而她顾不上好好打伞,一心只想着要找到我。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呀,”羽的言行举止都像是和小恋很熟的样子,让小恋觉得周围的气氛有点奇怪,“对了,你也是附近的高中的学生吧,哪个班的?”

都会向你提示的:

猫子夏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