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外中国研究,比较

中国何以在近代落后,假设欧洲是历史进程的标准,据此问中国何以没有走上这一道路。大分流则打破欧洲中心论,主张两者在十六七世纪前没有那么大的差异。例外的是欧洲成功,而不是中国落后。前些年,同属加州学派的历史学者王国斌,与经济学者让-劳伦罗森萨尔一起跨学科合著《大分流之外》,如今出版了中译本。所谓大分流之外,是指将大分流的时间,往前追溯到十一世纪。全书驳斥大分流是源于制度差异、家庭结构不同等说法,提出疆域范围、政体和市场规模才是更基础的因素。历史进程之复杂,绝不是一种学说就能回答。任何关于近代中国与欧洲比较的学说都无一不在受到追捧后遭遇反思、批判,除非从未引起注意。《大分流之外》也不是定论,不过两位作者提出了不少可供继续商榷的命题,而他们对历史进程中政治经济的强调,以及对未来受历史影响的重提也不乏真知灼见。

本文按照不同读者的需求,把「李约瑟难题」的解读分为两个版本,内容较长

《大分流》的作者彭慕兰是美国加州学派的学者。加州学派是以研究中国经济史为主的新兴学派,并对欧洲中心论和英国现代化道路的普遍性意义提出了学术挑战。代表学者有彭慕兰,王国斌,李伯重等。

1.基础阅读篇 「为什么科学只在西方兴起」

2.升级阅读篇 「西方为何兴起:李约瑟之谜与东西方大分流」

《大分流》有三大部分,加之序言就有四部分。详细考察了18世纪欧洲和东亚的社会经济状况,对欧洲的英格兰和中国的江南地区作了具体的比较,以新的论证方法提出了具体的比较。以中国与欧洲双向交互比较的方法,再次提出了我们这个长期以来在全球范围内一直保持领先的古老文明,到了近代究竟为什么突然“样样落后”地衰落了?

图片 1

因此《大分流》的基本观点是:1800年以前是一个多元的世界,没有一个经济中心,西方并没有任何明显的、完全为西方自己独有在内生优势;只是19世纪欧洲工业化充分发展以后,一个占支配地位的西欧中心才具有了实际意义。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